返回第2章(1 / 2)  掌中之物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    第2章

    梁远泽来得非常快,比警察还要快。他把何妍从车里抱出来,用自己的西装外套裹住了,小心地抱到自己的车上。何妍一直在发抖,梁远泽只能紧紧地抱着她,唇贴在她的耳边上安抚她:“没事了,妍妍,没事了,有我在,警察马上就到,等他们来了我就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警察车很快就到了,闪光灯不停地闪着,然后他们把那个干瘦男人的尸体从何妍的车里搬出来,用裹尸袋装了运走。有位女警察过来看何妍的情况,试图进一步询问案情,梁远泽压抑着怒意,克制地说道:“我女朋友受了很严重的伤害,她需要去医院治疗。”

    那位女警察很通情达理,立刻叫人过来送何妍去医院,并允许梁远泽陪在她的身边。何妍身体渐渐镇定下来,嗓音却嘶哑得厉害,她有点神经质地不停嘱咐梁远泽:“别叫我爸妈知道,别叫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梁远泽眼圈红得比何妍还要厉害,紧紧攥着她的手,温声应她:“放心,不会叫他们知道,妍妍你别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何妍的灵魂和精力仿佛都已经在刚才那场生死搏斗中耗尽了,只剩下了一个躯壳顺从地听从着他们的安排,去做身体检查,去验伤,去做治疗,甚至去接受女警察的问询。她只有在面对梁远泽的时候,眼神稍稍才会稍稍活泛,喃喃地问他:“远泽,我是不是做了一场噩梦?”

    梁远泽紧紧地抱着她,坚定地告诉她:“只是一场噩梦,很快就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骗她,事情果然一天天好转,他每一次来看她都能带来一个好消息,在第十五天的时候,他回来告诉她:“逃跑的那个叫‘节哥’的人被抓住了,他们三个都是暗势力的人,其中两个更是奸淫掳掠恶行满满,千刀万剐都不为过,你没事,妍妍,你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她先是愣怔,然后才是失声痛哭,压在心头的那无形的恐惧终于找了可以宣泄的出口,“我害怕,远泽,我真的很害怕,我怕那个人会回来报复,你没看到当时他看我的眼神,他一定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梁远泽依旧是紧抱着她,用缓慢而坚定的声音告诉她:“不会的,他再也不能出来伤害你了,他不会出来了,律师说他绝对不会出来的。别怕,妍妍,我会一直陪着你,等这件事了结了,我们就结婚,我们换套大房子,生两个孩子,再养一条狗和一只猫,叫家里一直热热闹闹的!”

    何妍目光落到空处,怔怔地发呆,眼前一点点的展现出他给她描绘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别害怕,妍妍,时间会抹平一切,慢慢的,总把那个噩梦忘记的。”梁远泽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四年后,南昭市。

    南昭市环山绕水,自古就是出了名的风景秀丽之地,何妍父母本不打算临老再背井离乡,可实在是喜欢这里的环境,再加上何妍打算马上要和未婚夫结婚了,一咬牙干脆就卖了老家的房子,随着女儿搬到了南昭。

    房子就买在何妍现在住的小区对面,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,走过去连十分钟都用不到,连梁远泽都忍不住取笑她:“这娘家近了,跑着是方便,不过就是怕你不耐烦被爸妈管,过不几天就要向我抱怨。”

    何妍斜睨他一眼,脚蜷进沙发里,手上不紧不慢地翻着杂志,故意拉长了声音撒娇:“老公,人家这个月工资又花光了,美容卡都没钱办了。”

    梁远泽笑得无奈:“老婆大人,为夫工资卡都在你手上,花钱还用向我要吗?”

    “招呼还是要打一声的。”她翘着嘴角笑,又伸直腿用脚尖去踢梁远泽:“哎?远泽,咱们什么时候去医院做身体检查?我还打算等一结婚我们就要小宝宝呢。人家说男方也要检查一下才好,双方状态都好,宝宝才会健壮!”

    他们已在一起这么多年,等结婚后也是时候要一个宝宝了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有没有问题?”梁远泽一把抓住了她不安分的脚,不轻不重地揉弄着,身体却凑过去,暧昧地说道:“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二人两年前就已经同居了,自然是亲密无比。

    何妍吃吃地笑,轻轻地踹他,“一边去,你要是不去医院,我也不去!”

    梁远泽一向对她言听计从,没两天就跟着她去医院做了检查,两个人状态都很不错,医生只给何妍开了些备孕期间服用的维生素片。两个人从医院出来已近中午,在外面简单吃过午饭,梁远泽直接开车去了公司,何妍却是先在购物中心逛了一圈,这才不急不忙地开车回学园。

    她就职的学园不大,刚刚升级成高级学园,努着劲又组了几个学区出来,一时却没那么多办公楼,于是就把几个学院的主讲人员一股脑地都塞进了一座楼里。何妍像往常一样把车停在办公区楼后的树荫下,下车时正巧有辆黑色越野车从外开进来,紧贴着她的车泊下了。

    这辆车很陌生,不像是学园主讲的,何妍脚步不禁慢了一慢,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车门被打开,车内跨出个戴着墨镜的男人,衬衣牛仔裤的打扮,身材修长高挑,看样子像是很瘦削,可何妍是个经常泡健身房的人,知道这样的体型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,这男人看着虽瘦,衣服下却极可能藏着一身结实的肌肉。

    不过她对此并不感兴趣,她深爱梁远泽,已经快到了对他之外的男人视而不见的地步,他们在她眼中大都面目模糊,无所谓什么美丑。

    那男人却是扶着车门看她,不急不忙地问:“小姐,请问外语学院的办公区公室是不是在这栋楼上?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有特色,低沉悦耳,却又有着难以言喻的沁凉,于夏日里听来本该是叫人极舒服,可落入何妍耳中却惊得她打了个激灵,那个短久远的,已经被她压入记忆深处快要泯灭的噩梦像是一刹那重现。

    月色下,男人利刃般的视线落扫过她的面庞,神色漠然无波,他说:“干净点,别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,她终其一生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何妍如同见到了厉鬼,“救命”两个字卡在喉咙里喊叫不出,只能恐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惊慌失措地往后退步。慌乱中,高跟鞋的鞋跟踩进地砖缝隙里,她的身体失去平衡,整个人重重地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摘下了墨镜,向她走过来,询问: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不停地向后挪动着身体,惊恐地大叫:“你别过来,别过来,这里有很多人,他们会立刻赶过来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(1 / 2)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错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