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江湖有你(49)三合一(1 / 2)  敛财人生[综].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    江湖有你(49)

    燕京城外, 白雪皑皑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夜里的外城, 比之内城还有更加热闹。

    街道一排排, 酒楼、客栈、戏楼、茶馆, 高高的灯笼挂起,那灯光被白雪这么一反衬,越发觉得亮如白昼。街上叫卖的声也此起彼伏, 好一派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完颜康晚上还真不曾特意出来过。, 如今转过来, 还真有些新奇。

    边上的杨过就说:“舅妈还说,一步一步的得取缔这样的地方……可要真没有这些地方了, 谁来外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完颜康知道儿子说的舅妈是指皇后。皇后对于这样的地方尤其反感, 当然了, 大部分女人都反感这样的地方。可是吧, 这种地方, 只能分明和暗两种。明面上禁止了, 可暗地里, 该如何还如何。

    不过是如今管控人口买卖, 这一行除非是那些女人自己甘愿,所以,基本可以杜绝那种逼良为娼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,暂时做到这一点, 就已经很好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也不是讨论这个的,完颜康看儿子:“丁大全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叫他见您, 还是偶遇?”杨过这么问。

    完颜康哼了一声:“能叫他已经是屈尊了,还去偶遇?你想叫明儿弹劾你老子的奏折堆到御前吗?”

    这个是认真的!

    当官的若是风评不佳,那完蛋了。重则革职,轻则留任观察,再累犯一次便滚蛋回家。算是除了对灾情隐瞒不报这类罪过以外,处罚最重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他如今呆那地方……能偶遇?”完颜康没好气的踹了儿子一脚。

    那地方,确实不能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一家茶馆,要了一间雅间,四碟子水果四碟子干果,一壶菊花茶,然后完颜康靠在边上翻看雅间里本就准备好的话本子,杨过则去请丁大全。

    丁大全是一肚子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打从临安出发,自己这一路上,跟管家似的。吃喝拉撒都得操心。力争要把两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丞相不能得罪,国舅不能得罪,那自己做好这些,不求他们说一句好吧,只别对自己有不满就成。却不知,有时候自己把自己放的太低,只会平白被人看轻了去。那乔行简本也是清正人家出身,见了不卑不亢的后辈许是会多看两眼,可这一副奴才相,他自然是瞧不上的。而这贾似道,国舅做的他连乔行简这左丞相都瞧不上,能瞧得上一个县尉出身的他?

    心里憋闷的狠了,在使馆除了自己带来的人,其他人也都不乐意搭理他。这不,他自己就出来找乐子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门,可是受苦了。一路上给贾似道安排了女人,自己都不敢说真就放开。所以,当真是很久没开荤了。

    北地的娘们跟南地的还有些不一样。南地讲究个委婉,越是要价高的婊|子,越是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来,惹人追捧。他向来对那样的女人是敬谢不敏的。到了北地,才知道北地的娘们要彪悍泼辣的多。

    他在街上晃悠,两边挂着红灯笼的地界,门口都各自站着年轻的姑娘。这种倚门拉客的姐儿,不是最红的姑娘,却容色也在中上。南边的姑娘,站在那里,是风吹轻纱,飘飘渺渺。可这边的姐儿却不一样,穿的都格外的厚实。遮挡的严严实实的,大毛的围脖趁着白生生的脸,却更有几分动人。

    而他瞅中的是个嘴角带痣的姐儿,这姑娘上身一件白缎子袄,下身一件翠绿的棉裙。靠在门边上,帕子里包着瓜子,清闲的嗑着。他正看的出神,便见有个市井混混的人走过去调笑,那姑娘‘呸’的将瓜子皮直接唾到对方脸上,还嘻嘻的笑:“……没银子你来做什么,姐们白陪着你消遣了。”她轻哼一声,还是那种闲闲的样子,“姐儿不吃不喝不穿不戴成?”

    那混混便道:“吃喝的银子肯定给,不过这穿的戴的倒是多余,不穿不戴才更动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姐儿哈哈哈便笑,便拉了混混过来:“还真是说不过去你王八嘴,那就给你占占便宜。”说着,竟是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还心道可惜,这么一个美人儿,今晚是别想肖想了。谁成想他刚抬脚要走,就听见那混混跟杀猪似的叫了起来,他唬了一跳,扭脸去看,才发现那姑娘竟是咬住了混混的嘴唇不撒口。等这人嘴里喊着‘姑奶奶,绕了我吧’,她才松开,抹了嘴上沾染的血,‘呸’了一声:“怎么?够味吗?”

    那混混下嘴唇被咬的鲜血直流,捂着嘴刺溜给跑了。

    那姑娘尤自在后面喊:“下回还来呀!回去跟你家那母大虫说,咱们可没兜揽你!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那混混跑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丁大全直觉得,看着那姑娘嘴角沾着的鲜血,竟是把这么些日子以来心里的憋屈,一下子给出了。他过去,塞了一块金子过去。

    那姑娘接过来瞧了瞧,也不殷勤着往里迎,直接扭身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里面大堂里闹腾的很,好些个都是三五个男人一桌,叫了几个姐儿作陪,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这姑娘扭臀摆胯的往二楼去,他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过了回廊,直接到了后院的楼上。这里才有一间是这姑娘的屋子。

    一进屋子,丁大全就抖了一下:“大冷的天,怎么连个火盆都没有?”

    这姑娘意外的看了丁大全一眼:“客人是外地来的吧?第一次来的!”

    是!

    丁大全也正好想了解了解新宋,好歹等回了南宋,自己得言之有物呀。他就坐下,把身上的大氅裹严实了,才道:“口音是有些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口音不一样这没关系,来这里的多是南边的客商。北边人是很好进这里逛的。”姑娘也坐过去,连一壶热茶都没给拿,“我知道客观是第一次来,那是因为客观对这里的行情不甚了解。那么一块金子,在南地能包个差不多的姐儿一个月,可在这里,这一块金子,也只是我今晚不想在外面站了,想早点回来暖和些才接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便是银子给的不够。

    丁大全不可思议:“物价竟这般高昂。”

    不是物价高昂,高昂的只有嫖资而已。实在是对这一行的赋税征收的太高了,要是再不收高点,都别想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解释了几句,丁大全就又拿了两块金子来,这才换了个房间,在一楼,屋子虽小,但却暖和。小炕桌上放着四道菜一壶酒,边上的小炉子上有热水,茶壶茶叶就放在边上。

    丁大全摇头:“之前不知道多少人言说新宋如何好,如今看来,却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叫这姑娘不乐意了:“新宋好不好的,我自是知道的。这院子里的姐妹,也都是知道的。不是新宋不好,不是官家娘娘不好,是咱们自己个……吃不得苦头。若是老娘愿意,趴在窗口喊一声,我要从良。朝廷自是会给咱们做主,退还之前从咱们身上收取的赋税给老鸨子,放还咱们自由。朝廷另外还给安家的银子,安家的房子和田地。别的不说,五亩地种下来是饿不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,哪怕窑|子里的姐儿,老|鸨|子也不敢太过分。她们不属于老|鸨|子的私人物品,她们每个都是独立的。老|鸨|子提供场所,她们干活。其实像她这样的,这两年已经攒了钱,在内城买了个小小的院子,如今还租出去盈利呢。每个姐儿,都是那种想干就干,得在衙门登记。想不干就不敢,自己去衙门从娼籍中取消就好。

    便是对自己这种人征收的赋税重一些,但除了赚钱的门道不咋光明之外,活的挺像个人的。

    两杯酒下肚,浑身便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大全从这姑娘的话里听出了一点别的出来,那便是新宋好似在这新宋的百姓心里:挺得人心。

    他就故意说:“虽说如此,但姑娘这样的弱女子谋生确实不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这姑娘却只笑:“我本就是窑|子里的养大的姐儿,我爹娘活不下去,将我卖了,辗转到了窑|子里,那时候我才八岁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更该恨金人,可新宋却视金人为手足……”丁大全这么说。

    这姑娘脸上露出一点意外,然后捂着嘴哈哈的就笑:“我本是襄阳人,欠了当官的小舅子二两银子,最后利滚利,滚到最后,竟是卖儿卖女也还不清,客人说,我如今,是谁害的?”

    丁大全哑然,这话却无法再说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好像怕扫兴一般,就道:“从北边卖到南边,整日里被妈妈打骂,后来新宋朝了,我也从良了。也还分了五亩地,算是好地!遇上一打猎的汉子,他们原本是山民,后来也下山了……他不嫌弃我,我们就成了家。那一年,我那当家的去河套贩马,却被蒙古鞑子给杀了。我守了三年,再嫁了一回,可不是每回都能遇上好人的。这回就遇上个王八蛋,逼迫我在家里开暗门子赚钱。从没把我当人看!我一怒之下上衙门告了他,他被罚了苦役,一辈子别想出来。我自己呢……活着怪辛苦的。寡妇门前是非多,好些人又说我害了丈夫云云……老娘不受那个话了,干脆找了个堂子,自挂帘子做了老本行。混口罢了!”

    丁大全不在于这些可怜身世,在窑|子里,每个人都能讲一堆的可怜故事。他早没了那个同情心了。她关注的是另一件事:“你入了娼籍,分给你的房子田地,又收回了?”

    这个当然。

    丁大全点头,心里就琢磨了。这个行业收重税,这一点是可以在南宋实施的。

    正好官家为了给阎贵妃修寺庙,正缺银子,这个确实是个露脸的机会。若是能得官家看中,那这……看来回去之后,还得搜罗点好东西给董宋臣这老太监,官家那边,还得他递话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时心头大畅,拉了这姑娘到身边,手就要解开这姑娘的衣扣。

    这姑娘只那么做了,随便怎么摆弄的姿态,这叫他一时间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正想着不行出去换一家撒撒火,这门却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这姑娘轻笑一声:“这位客官,下次记得别找姐儿们聊。我忘了说了,这屋子就是办事的,时间最多也就半个时辰。过了这个时辰,要么您加钱,要么,您走人。”

    这他妈的!半个时辰能干点什么!

    这姑娘咯咯咯的笑:“我见识过的男人,最多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。剩下的时候吃顿饭还是足够的。”所以,给半个时辰算是宽裕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门外路过的几个姐儿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大全一时有些羞恼,到这里来不是找消遣的,而是来给这些女人消遣的。之前贾似道的表情又像是出现在了眼前,只觉得活的连这种娘们也敢拿他做耍了。

    正要怒呢,一个小子跑了进来,“贵客可是姓丁,门外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还有人找自己找到这里了?

    丁大全心道:不会是来这里的事叫乔丞相和贾似道知道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脸色都白了。这可是把南宋的脸丢到新宋了。他疾步往外走,那小子追出来,却只说了一个茶楼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心里急切,到了茶楼,一脚进去,掌柜的便问:“是丁大人吗?二楼清风和月。”

    清风和月是雅间的名字,他来不及细问,就上了二楼。二楼的楼梯口站着个一身劲装的少年,那少年眼神淡淡的,只说了三个字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见雅间的门边上确实写着清风和月,他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少年自己不认识,那找自己的人便不是使团里的人。可不是使团的人,却认识自己……难道是南宋的商人?

    也不对!南宋的商人是不敢对自己这么一副态度的。

    心里惴惴不安,等进去之后,在榻上半靠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他便皱眉:“敢问阁下是哪位?在下确实是不曾见过您。”

    完颜康上下打量了丁大全一眼,见此人果然异于常人,面色确实有些淡淡的蓝,就笑道:“丁大人以前不认识我,以后总会认识的。现在告诉你也无妨,在下完颜康……”

    完颜康?

    哪个完颜康?

    是那个完颜康吗?

    出来之前,还恍惚听见说贾似道给这位送拜帖了。没想到贾似道还没上门,自己却在这里见到了他。

    而且不是自己去求见的,是他要求见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种把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比下去的心态,叫他一时间对这位新宋赵王好感爆棚,跪下纳头就拜:“王爷安康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完颜康靠在软枕上没动,指了指不远处的椅子:“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丁大全屁股只挨着板凳的边,坐的比站着还难受。

    完颜康合上手里的书,随意的推到一边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问道:“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?”

    “小的……小的……确实不知。”丁大全老实的道。

    完颜康顺手扔过去一个拜帖,丁大全赶紧接住,一看之下,竟是贾似道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本王为什么没见他,却只来见你吗?”完颜康这么问。

    丁大全摇头:“还请王爷指教。”

    完颜康坐了起来,看着他:“因为你无所依仗,而他却已然是贵为国舅了。”

    丁大全隐隐的有点明白了,他强调说:“小的为南宋之臣。”

    完颜康便笑:“我以为你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丁大全不敢说自己不聪明,说自己不聪明这便是直接拒绝了人家。可丁大全也不管说自己聪明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半天才道:“不瞒王爷,小的虽为副使,但却只是个小小的县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告诉我你的履历……你的履历我要比你清楚……”说着,就看向杨过。

    杨过跟背诵课文似的,“丁大全,字子万,南宋镇江人。生时有异相,面呈蓝色,人称丁青皮,观之令人不寒而栗。嘉熙二年,中进士……后被调任萧山尉。此人奉迎有术,极力巴结倍受赵昀宠信的内待卢允升、董宋臣……”

    见丁大全冷汗直流,完颜康摆手打断了杨过,问丁大全说:“还要往下说吗?我这里关于你的资料……”他受用比划了一下:“这么厚……从你父母的情况,父母两族的情况,你的人际关系网,到后来你娶妻,生儿种种种种,甚至包括你最早收的一笔贿赂银子是谁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送的,当时说了些什么话都一清二楚……”

    丁大全噗通一声跪下:“小的何德何能,叫王爷如此费心。”这些东西,可不是一两天能查清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(1 / 2)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错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