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五十二章 蛊神的信息(1 / 2)  大奉打更人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    她直接就a上来了..........许七安望着画卷里的公子哥们,几秒后收回目光,看向脸色严肃,美眸灼灼凝视的怀庆。

    怀庆骄傲、矜持,自尊心强,和临安是截然不同的性子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她想要,但绝不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一点,比“讨厌双修”的洛玉衡有过之无不及。

    而从许七安的角度,他知道怀庆的性子,比洛玉衡还骄傲,比李妙真还刚烈。

    一个对皇位都有野心的女子,恐怕很难接受夫君宠爱别的女子,所以许七安就一直没a怀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现在自己a上来了。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如今四海升平,百姓忙于春耕,粮草问题也因为开启的关税,日渐解决,怀庆自己又成了九五之尊,再没任何顾虑和阻碍。

    她下一步要追求的东西,显而易见了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叹息一声: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........”

    怀庆眉梢一挑,道:

    “可惜?”

    许七安摊手:

    “放眼大奉,能配得上陛下的,除了本银锣还有谁?您要嫁人就早说啊,我索性把你和临安一起娶过门。现在如何是好,姐姐总不能给妹妹当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他唉声叹气的模样,仿佛自己错过了某个大机缘。

    掌印太监和小宦官们,齐齐低头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拼命的在心里告诉自己——什么都没听见,什么都没听见!

    聆听这种“高端机密”时,最好把自己定位成过耳便忘的工具人,事后什么都不要想,什么都不要说。

    此为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其实宫中宦官最害怕的就是碰到这类事,因为知道的越多,寿命越短。

    怀庆愣了愣,没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复,她凝视着许七安片刻,哼一声:

    “许银锣说笑了,临安是朕的妹妹,你既然当了驸马,便要收敛着性子,莫要三心二意,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她眉眼不再锐利,语气也变的柔和,看起来对许七安的回答是非常满意的。

    等许七安为自己的“失言”道歉后,怀庆‘嗯’一声,道:

    “今日魏公琐事缠身,未能进宫陪朕手谈。许银锣便代魏公陪朕对弈吧。”

    我只会下象棋和五子棋啊.........许七安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浩气楼!

    魏渊展开密信,上面的内容是西域大乘佛法的近况,不出所料,佛门禁止度厄罗汉弘扬大乘佛法,并打算在入秋后举办佛法大会,如今正在召集西域信徒。

    打更人在西域有许多暗子,且都是西域人,这些人散布在西域各国,专门收集佛门情报。

    密信中还提到,虽然阿兰陀禁止各国以及各阶层宣扬大乘佛法,但思想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,就如野火燎原,再难回到以前了。

    大乘佛法转为暗中传播,深受生活贫苦的贫民以及奴隶推崇追捧。

    根据一位奴隶身份的暗子描述,信仰大乘佛法的信徒们,把大奉银锣许七安奉为三千世界中的至高佛,祂的意志降临九州,传播大乘佛法理念,第一个度化之人是度厄。

    度厄罗汉受其感化,了悟佛法,也成了佛。

    至高佛可度世间众生脱离苦海,人人成佛。

    魏渊略作沉吟,在案上铺开纸张,提笔书写,随后盖上他的印章,召来南宫倩柔,道:

    “你拿我手谕,去南疆关市调三万两白银,送到西域去,交给那边的暗子。”

    气质阴柔的南宫接过手谕,蹙眉问道:

    “义父这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魏渊悲天悯人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西域百姓太困苦了,送些银子给他们改善改善生活,大乘佛法不但能洗涤他们的心,还能使他们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南宫倩柔是聪明人,立刻明白了义父的意思。

    信大乘佛法还能有银子拿,那些犹豫的、中立的人如何选择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哼,还好有义父你在背后运筹帷幄,许宁宴那粗鄙的武夫,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,哪里想的到这些。”南宫倩柔趁机诋毁一下争宠对象。

    魏渊摇摇头:

    “如果连这些都要许宁宴呕心沥血的去谋划,大奉就不值得救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倩柔点到即止,转而说道:

    “义父今日怎么没进宫?”

    按照往常,义父现在多半在宫中与陛下商议政务,以及下棋。

    魏渊叹了口气,“陛下今日派人通知我,让我不用去宫里了。我估摸着,往后也不用我陪她下棋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份密信,还是得派人送进宫里去,交给陛下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打那以后,许宁宴就天天收到宫中传信,怀庆陛下邀请他进宫手谈,商议国事。

    除了最开始几日正儿八经的下棋,商议政务,后续的很多次里,怀庆时常邀请许银锣游御花园,登高望远,甚至切磋过招。

    许银锣俨然成了女帝的宠臣。

    见姓许的出入皇宫如此频繁,大臣们上书请求陛下成婚“立后”的谏言便渐渐少了,保持观望姿态。

    许府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脑袋上顶着白姬的许铃音在院子里绕圈乱跑,白姬不停调整四肢,以保证平衡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常玩的游戏,白姬先掉下来,或许铃音先跑断气,那就输。

    输的人要把今晚的鸡腿让给对方。

    但一人一狐总是没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途径内厅,看见姬白晴、婶婶、许玲月、临安,还有慕南栀在厅内喝茶聊天,气氛融洽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们家的气氛有些古怪。”白姬站在人类幼崽头顶,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许铃音眼珠子往上翻,语气娇憨的回了一声: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白姬娇声道:

    “说不清楚啦,就是觉得怪怪的,你娘看我姨的眼神就很奇怪,一定是嫉妒姨长的比她漂亮。那个临安公主昨天还给我吃的,打探姨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嗯,夜姬姐姐突然跟我说,小孩子要诚实........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没有告诉许银锣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妖族擅长察言观色,这是与生俱来的生存本能。

    />

    许铃音听完,表情木然: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白姬想了想,歪着脑袋: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.......但就是觉得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许铃音就提议说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(1 / 2)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错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<